武威磨嘴子漢墓:探微彩繪木鳩杖《王杖簡》
來源:蘭州晨報  編輯:   日期:2019-8-7 9:58:34

武威磨嘴子漢墓:探微彩繪木鳩杖《王杖簡》

雜木河

彩繪木鳩杖的杖首部分

彩繪木鳩杖和《王杖簡》

  武威磨嘴子漢墓出土的彩繪木鳩杖是現在所能見到的所有漢代木鳩杖中,彩繪保存最完整的一件,它和一同出土的《王杖簡》,是我國古代敬老愛老養老方面最具代表性和權威性的歷史實物資料。

  1 雜木河不再只是地理上的名稱

  5月,記者在河西采訪時,在武威市博物館,曾見到一件有趣的漢代文物——彩繪木鳩。

  它為木質,臥姿。雙目平視,口中含物,兩翼收攏于背部,尾呈平行片狀,兩足曲伸,中有方形卯,為杖桿接榫處。通體墨彩繪制,從頸至腹繪魚鱗狀羽毛,兩翼及尾上部繪魚骨狀羽毛。講解員說,它是彩繪木鳩杖的杖首部分,是漢代尊老養老制度的實物資料,和它形制相近的一件鳩杖,收藏在甘肅省博物館。那件木鳩杖的出土地,來自于雜木河畔的磨嘴子漢墓。

  雜木河發源于祁連山脈冷龍嶺北側的牛頭山、卡洼掌、紅崾峴一帶,東流經毛藏寺到雜木寺出山,將淙淙清流注入武威市涼州區。出山口的這段雜木河河長60公里,集水面積達到851公里。

  在上游的天祝藏族自治縣境內,雜木河還是一副高冷的模樣,山谷盆地,草場豐茂、灌木密集,而到了下游的涼州區,便更多的帶了塵世的煙火氣。這段河流滋潤的是走廊平原的豐腴灌區,由此,雜木河不再只是地理上的名稱,舉世聞名的磨嘴子漢墓群給了它文化史上強烈的符號象征意義。

  就在武威市西南15公里處的雜木河西側,有一處高出河床二三十米的二級臺地,在南北長1000米、東西寬700米的范圍內,分布著面積70萬平方米的墓群,這便是磨嘴子漢墓群所在地,站在臺地上,仍能看到一些緊密排列的墓室和殘存的墓墻……

  同行的一位武威文友說,1955年和1959年時,甘肅省博物館先后進行2次發掘,共清理漢墓37座,出土了一批珍貴文物,其中18號墓出土了王杖和《王杖簡》,編為1冊,完整無缺。

  從上世紀70年代一直到本世紀的2005年,磨嘴子漢墓群的發掘工作一直沒有停止,更多的漢簡、壁畫、木雕、絲、麻、草編織物等極具研究、觀賞價值的歷史文物得以和世人見面。

  在甘肅省博物館,記者見到了這根彩繪木鳩杖和《王杖簡》。

  這件松木質的鳩杖由杖首和杖桿組成。杖首位置的鳩鳥,口含食粒,以白粉作地,用紅、黑二彩繪出羽毛。鳩腹下有圓卯眼以納杖。杖身上端較下部略細,光滑堅實,為木之本色,無繪飾。它應該是墓主生前使用的手杖。

  說到手杖,應該是人類早期就開始使用的生活用具之一,后來帶有拐把的手杖成為老年人的日常生活用具,中國古代的貼切別名叫“扶老”;“杖藜而行”的生活圖景也成為高人韻士詩歌中的意象。

  那么,為何這兩件木杖上都要雕刻一只斑鳩呢?

  2 斑鳩是漢高祖的幸運鳥?

  漢代學者應劭的《風俗通義》中曾記載一個有趣的故事:漢高祖劉邦和項羽打仗,劉邦被打敗了,項羽緊追不舍,在萬分緊急的情況下,劉邦躲藏在灌木叢中。當時正好有一只斑鳩鳥落在樹上,而且不斷鳴叫。

  項軍趕到,理所當然地認為樹下無人,否則斑鳩鳥不會自由自在地鳴叫。由于有斑鳩打掩護,劉邦終于脫了險。所以,等到劉邦當了皇帝,為了紀念這只不同尋常的鳥,就做了鳩杖用來幫助行走不便的老人。

  還有更離奇的說法,鳩為不噎之鳥,《后漢書·禮志》:“玉杖,長(九)尺,端以鳩鳥為飾。鳩者不噎之鳥也,欲老人不噎!边@有點不科學!不過鳩杖在先秦時期是長者地位的象征,漢代更是以擁有皇帝所賜鳩杖為榮。

  跟隨鳩杖一起出土的還有松木削制的《王杖簡》,它共計10枚,有幾枚系在杖端,其余則散在棺旁。兩道編繩,先書后編;墨書隸體,字跡清晰。每枚簡容字多者37字,少者6字,共240字。其內容記載了東漢永平十五年(72年)幼伯受王杖事,并錄建始二年(前31年)九月“年七十受王杖”的詔書與河平元年(前28年)毆擊王杖主當棄市的令。竹簡上的文字詳細記錄了當時關于“王杖”的內容,由于簡上無編號,出土時次序已亂,史學界稱其為“王杖十簡”。

  《王杖簡》的內容豐富、字跡清晰、次第分明,既有尊老養老、高年賜杖的明確命令,也有撫恤鰥寡孤獨廢疾之人的具體法規,反映了統治者對待老年民眾的寬厚、仁愛,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更是不可多得的漢隸書法藝術品。

  有這兩件實物,就解開了“七十賜王杖”“著鳩于杖末”的千古之謎。

  據《漢書·禮儀志》記載,漢明帝曾主持一次祭祀壽星儀式,還安排了宴會,與會者是清一色的古稀老人,普天之下只要年滿70歲,無論貴族還是平民都有資格成為漢明帝的座上客。盛宴之后,皇帝還贈送酒肉谷米和一柄做工精美的木鳩杖。受鳩杖的人相當于俸祿六百石的官吏,受到全社會尊敬,可以自由出入官府,可以在天子道上行走,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侮辱、打罵和虐待,犯者,以“大逆不道”罪公開斬首。

  可見漢代,已經形成了尊老養老的制度法規,由這些制度更可以看出當時尊老敬老的良好社會風氣。此風尚綿延千年不息,終于成為華夏民族血脈中至為珍貴的文化傳承。

  3“空巢老人”現象在唐代已引起關注

  最近一部名為《長安十二時辰》的古裝懸疑劇大熱,其中一個有趣的細節值得關注。在上元節,大唐圣人(皇帝的稱呼,以唐玄宗為原型)在花萼樓大宴群臣,須發皆白的何監何執正拄著一根黑色的手杖。

  杖首也是斑鳩的造型。

  它是不是圣人賜予何監的呢?這完全有可能,因為敬老尊老制度在唐代更趨完善,首先是繼承了漢代給老人“賜杖”、“免稅”等做法。

  為了防止出現“空巢老人”,在唐朝法律上規定,“諸祖父母、父母在,而子孫別籍異財者,徒三年!币馑际,家中有老人,子孫不能遠走他鄉,讓父母孤苦無依,就要被治罪。

  那時還注重精神養老,當時叫作“色養”,是指奉養父母時要和顏悅色,不能讓老人不開心。一代名相房玄齡就是這方面的楷模,《貞觀政要·孝友》稱,房玄齡“事繼娘,能以色養,恭謹過人”。

  此外,源于南北朝時期的專門養老機構“孤獨園”,在唐代得到了推廣,尤其到了宋元時期,這種或稱“福田院”,或稱的官辦慈善性質的養老院得到普遍推廣。

  明、清兩朝,朝廷繼續發展官辦、民辦等各種形式的社會養老機構“養濟院”。

  這種為七旬以上老人的贈杖遺俗一直延續到了明清。明代朱元璋上臺后,曾先后兩次頒發詔令,實行孤貧老人終身養老。一次是明洪武十九年(公元1386年),一次是明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他也還繼承漢代的“賜杖”制。

  清代對玉鳩杖首有文獻記載,《清高宗御制詩文集》中載有:“鑄銅及削玉鳩首杖頭為養老,漢朝制貢珍西域馳因他食葚譬,啟我教民,思設曰資扶策,將留待異時”。

  乾隆皇帝時,清宮藏有漢代的青銅和玉的鳩杖首,當時乾隆皇帝還命工匠用上好的新疆和田玉仿制,現藏于臺北故宮。

  乾隆皇帝八旬壽誕時,有大臣給乾隆皇帝的壽聯就用了鳩杖作典:“鳩杖作朋春宴飫,鶯衣呈舞嘏詞新”。

  所以民間給老人做壽時,便有“坐看溪云忘歲月,笑扶鳩杖話桑麻”這樣的壽聯。

精彩推薦
甘肃十一选五玩法